俞飞鸿:我不爱谈男权女权,而应是平权,男性群体也有不平等

【文/观察者网 童黎】

“我不爱讨论男权女权,而应该是平权,因为男人在男人的圈子里也有不平等。”近日,曾被称为“老男人照妖镜”的俞飞鸿接受采访,相关言论获得超6万转发,被赞“长得美,看得又透彻”。

“冻龄女神”俞飞鸿认为,结婚或不婚,单身或是在一起但不结婚都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任何人完全有自由选择任何一种形式,用外界的标准桎梏自己是个人的悲哀。

但也有声音提出,“女权的本质其实是平权”,“我们说女权时,不是在说特权,而是人权”,而且能不能选择任何一种方式也与经济条件有关。

昨(16日)晚,一条“我单方面宣布俞飞鸿女士是我人生导师”的微博获6万转发和近12万点赞,俞飞鸿的采访截图引发热烈讨论。

据观察者网查询,截图内容来自《InStyle优家画报》9月的14分钟采访视频,许多网友因此被俞飞鸿圈粉。

视频中,俞飞鸿剪了清爽短发且妆容清淡,身着紫色长裙与主持人相对而坐。

她认为自己从上大学到毕业、留校,再赴美留学生活和锻炼3年的这段日子,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慢慢寻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对她而言,“最大的自由是心灵上、精神上的自由,没有人能把这个夺走,即使是强权或是金钱上比我更有优势,都不能影响我精神上的自由。获得这样的自由感是最幸福的事。

她承认当下是男权社会,因为男人掌握了更多的权力和资源;但现代社会给了我们很多自由,“为什么要认同他的思想(双手比引号),自愿走在他给你设定的框框里?”

对俞飞鸿而言,位高权重或者富有的男性在精神上不比她高,“我们在精神上互相平等,你的那些对我来说是零。”

所以,她不太喜欢讨论太多男权女权,更多的应该是平权。因为男人在男人的圈子里也有不平等。“我们追求的其实是人性的平等,不用过多地把男人和女人彻底分成两个阵营。”

主持人还提出,中国的传统观念认为,女性结婚生子是她们获得安全感的唯一途径,但俞飞鸿做出了完全不一样的选择。

俞飞鸿当即否认自己是不婚主义、单身主义或者反对婚姻主义:“我不反对一切形式,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选择。婚姻、不婚、单身、在一起但不选择婚姻,都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任何人完全有自由选择任何一种形式。

反过来看,“你用社会、别人的眼光或标准来桎梏自己,认为这是你唯一的出路,那这是你自己的悲哀。”但有的人向往婚姻,喜欢这种生活,能把婚姻生活中经营得非常好,举案齐眉或愉快相处,那就可以结婚。

俞飞鸿还把“国民女神”的美称看作网友自带“滤镜”,感叹自己命好,也感谢网友的善意,但不会这么认同自己。

但她也怕老,担心年龄增长带来各种疾病,会行动不便需要依赖。除此以外,女性可以善待自己,保持美好的状态,但想与时间对抗,永远活在某个年龄是不可能的。

观察者网注意到,杂志官方微博介绍俞飞鸿时这样写道:“她是中国中产阶级的国民女神。年薪百万的知乎男青年喜欢她的端庄,夸她娴静古典又美在骨相,同时她在数个男性知识分子主导的访谈节里,聊到为什么不结婚时展现出的应付自如与高度自洽,被千千万万中国单身女青年视为一种楷模,一种可效仿的路径。

今年6月,2016年《锵锵三人行》的一期节目再度受到关注,窦文涛、冯唐和俞飞鸿三人在节目中围绕俞飞鸿的单身展开讨论:独身是不是已经成了现代男女的一种趋势?之后,窦文涛和冯唐被部分网友打上了“油腻”、“直男癌”的标签,俞飞鸿则被赞赏为一人独战油腻男人的独立有主见的新女性。

俞飞鸿的近日采访也获得许多人欣赏,称其不但“英语说得特别好听”,而且她“不反对任何生活方式也不宣扬任何生活方式,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

但也有网友提出,“女权的本质其实是平权”,“我们说女权时,不是在说特权,而是人权。”

与俞飞鸿相比,“提供了一个如此好的重组家庭、和平分手、离婚后合作育儿范例”的王菲却被骂得很惨。

能否选择任何一种生活方式或许与经济条件有关。

俞飞鸿说出了部分网友想说的话,但后者“没有办法纯粹地做自己以及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或许就是凡人的烦心事吧。

戳视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墨鱼
博主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一个喜欢文字的人,一个流连书花诗酒的人,一个与寂寞为伍的苦行者。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