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兰州高速重大车祸,收费站选址优先考虑钱还是命

原标题:追问兰州高速重大车祸,收费站选址优先考虑钱还是命

文丨熊志

11月3日,兰海高速兰州南收费站发生重大交通事故,一辆重型货车因连续下坡、刹车失灵,撞向正在等待缴费通行的31辆机动车,导致15人死亡,44人受伤。事故引发了公众对兰州南大门17公里长下坡路段的关注和讨论。初步调查显示,在17公里长下坡路段行驶过程中,驾驶人李某因频繁采取制动,导致车辆制动失效。

根据调查,李某是第一次在该路段行驶,不了解路况,车辆失控后速度加快,由于惊慌失措没有找沿途避险车道,导致事故发生。作为第一责任人,李某的过错相当明显。而在围绕事故原因的讨论中,对于他没有找避险车道,或者避开收费区,冲向旁边绿化带的选择,有不少人称之为“精致的利己主义”,是为了最大限度保全自己的生命和货物。

(11月3日19时21分,兰海高速兰州南收费站发生交通事故。)

李某操作失误的事实,构成了对收费站选址不当的归因逻辑的反驳。一些走过该路段的司机或兰州本地人提到,一方面,该路段已经有密集的警示牌和减速带,另外还有好几处应急避险车道;另一方面,兰州位于狭小河谷盆地,入城即下坡,由于地形限制,收费站只能设置在长下坡的尽头。如果收费站再往前延伸,就要进入兰州市区。

这些反驳有一定的道理,然而从规避风险的角度看,至少得考虑到,对那些第一次走该路段的司机而言,哪怕有行车经验,长下坡、弯道多的路况,完全可能让应急设置失效。而且他未必能像熟悉路况的老司机那样沉稳应对,在保全自身的前提下,将公共风险降到最低。

再者,这条路段已经上演过多次群死群伤惨剧。2010年,一辆装了20吨萝卜的货车,将收费岗亭几乎夷为平地。2012年的调查数据显示,2004年兰临高速开通以来,八年间该路段共发生各类车辆失控事故220起,造成42人死亡,55人受伤。几次惨剧后,该重点治理路段多次进行改进,如增加避险车道、警示牌,派交警长期驻守等等,但作用极为有限。

地形地貌的限制,不意味着道路设计和收费站选址缺陷,没有改进的余地。事实上,几年前发生事故后有媒体提到,收费站附近经常有等待进城的大货车滞留;此次事故的伤害面很大,也是因为收费站汇集了很多等待过卡的车辆,从收费站延伸到主路上,收费口太少无疑是加剧事故严重程度的重要因素之一。如果多车道收费通行,下坡中高速行驶的货车,完全有其他避险选择,不至于连续撞上等待过卡的车辆。

收费站位于长下坡的坡底,这种选址有没有优化的可能?兰州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教授王保成提到,事发地要找个开阔的平坦的地有一定难度,这种难度的重要体现在于,出高速后虽然地形更加平坦,但那里有居民区,设置收费站和缓冲平台,意味着需要征地改建。

(此次事故现场外围)

的确,征地拆迁面临着巨大的博弈成本,以及资金投入,它会增加额外的财政负担。但既然事发地已多次上演群死群伤惨剧,如果投入更多的资金,将收费站迁移到更平坦的地带,能换来更有保障的公共安全,那在金钱和人命的选择中,为什么不能将天平倾向后者?

司机该为操作不当付出代价,道路和收费站的设计缺陷同样不能无视,尤其在惨剧多次以同样方式上演的前提下,更应当考虑收费口太少、避险平台被拥堵车辆占据、收费站选址有待优化的事实。指责司机“精致利己”不算错,但如果道路设计无法将生死关头人性自私、自保的一面考虑进去,那说明设计本身有问题,没有形成足够的容错空间。

说到底,地形地貌的限制,在现有的技术下,更多还是意味着成本问题。如果只是盯着司机的过错,以地形特殊为由,封死有关收费站选址的改进可能,类似的悲剧很可能还会上演。

墨鱼
博主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一个喜欢文字的人,一个流连书花诗酒的人,一个与寂寞为伍的苦行者。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