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金难退——小黄车能否全身而退?

小黄车退押金的按钮,就像躲在轿子里的新媳妇儿,十分害羞遮遮掩掩的。而今天早上,网民们发现,这小姑娘越来越害羞了,“头巾”都搞成了灰色,分明就是不愿意见人了。

“我退押金的申请提交了一个月,现在还是没退回来。”曹朗同记者反映道。

与此相对,小黄车的数量和质量,似乎也在与日俱降。一位每天上下班都需要骑自行车的白领告诉记者:“去年上下班的时候,小黄车遍地都是;今年三月份开始,车就越来越少了,质量也令人堪忧,不是刹车不灵、踏板不稳,就是其他地方会有问题。”

如今扭扭捏捏的小媳妇,曾经还是叱咤一时的市场大鳄。

停不下的融资

疯狂的小黄车

时光回到2014年12年1月,小黄车拿到了唯猎资本的150万人民币——在一个项目的成熟阶段,这个金额或许不足为奇;但对于一个刚出炉的项目,150万人民币的融资可以说是天文数字。这笔融资的缘由,网上众说纷纭,其中一种较为可信的,便是创始人戴威的背景加成。

到了2015年10月30日,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小黄车又拿到了唯猎资本和弘道资本900万人民币的融资。自此,小黄车仿佛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融资路格外顺畅。滴滴出行、小米科技、顺为资本、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一个又一个资本巨头加入了这一场狂欢。

随着巨大资本浪潮的涌入,小黄车的扩张路也越走越远,“忽如一夜春风来,条条大道小黄开”:从北大到其他学校,从北京到其他城市,从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扩散……

一次性领取90天的会员,每一次骑行就能直接拿现金红包,邀请新人还能继续赚……小黄车的烧钱模式,几近癫狂。

狂欢的外表下

是败絮其中

小黄车如同不可抑制的病毒,蔓延在城市的每一个毛细血孔。而这么张扬的扩散下,是早可预见的隐患。

首要的便是车身质量。摩拜、哈罗等共享单车,车身质量普遍要比小黄车好很多。短短一年里,发生过数起安全事故,程度有轻有重。可这些事故似乎并没有引起小黄车高层的解决,一大批质量不高的小黄车,仍在“前仆后继”地奔赴城市的各个角落。

在车身质量堪忧的情况下,小黄车的资产管理也陷入了窘境。单车虽小,但千千万万辆单车却是一个庞然大物。偏向于“重资产”的小黄车,在管理上就具有很高的难度:从单车分布数量的平衡,到单车骑行质量的维持,再到用户骑行体验的提升,都有很多大问题。而这些,小黄车做得远远不够。

当大批小黄车在路上疯狂的时候,小黄车的高层还犯了一个错误:没有及时形成资金链的闭环。当小黄车一边疯狂烧钱的时候,好像都沉醉在资本带来的喜悦中,几乎忘了回笼资金,形成资金链的闭环。所以,当资本进入的速度跟不上烧钱的速度的时候,小黄车的寒冬就这样来了,来得超乎想象的快,但又在情理之中。

资本的天性

服从还是抗拒?

在小黄车发展的整个阶段,资本都起着至关重要的助推作用。但同样,资本也起到了摧毁一切的作用。

资本有其天性,资本永远是逐利的。当以戴威为首的管理层把一股接着一股巨大的资本流引进来,也就把狼群引了进来。一面是戴威想要牢牢掌控决策权,一面是狼群施加的巨石般的压力,小黄车一直在夹缝中求平衡。

此前就有内部消息爆出过小黄车和摩拜的合并,但这好像被小黄车管理层给否决定了。类似的情况也同样发生在滴滴出行和Uber中国身上。不同的是,滴滴出行的总裁柳青和Uber中国的副总裁柳甄是堂姐妹关系,两者的合并也就出奇顺利,最终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独角兽。可倔强的小黄车,硬是扛住了资本的施压,没有选择合并这条路。

再到后面,又传出了滴滴意欲收购小黄车的小道消息。大概是因为价格太低的缘故,两者的谈判破裂了,小黄车没有迎来摩拜被美团收购的结局,而是继续走向了更前方,像悬崖那样凶险的前方。

全身而退?

小黄车的未来在哪里?

种种信号显示着,小黄车作为市场大鳄的风光已然不在。小黄车目前的生存状态,可以说是“垂死挣扎”。一个又一个的站点关闭,一轮又一轮的裁员,一次又一次的“收割”,都逆转不了小黄车的危局。

而小黄车的未来,还有哪几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被收购。可目前的小黄车,战局惨淡,已经没有足够的资本和能力来议价,又能卖出多少钱?

第二种可能是破产清算。小黄车的一切,将不复存在。曾经那末弥漫在大街小巷的亮黄,将就此暗淡。

也许,还会有其他的可能。但无论哪一种可能,对于用户都不算友好。在如此焦灼的境地中,小黄车早已不能全身而退。

小黄车的另一个名号是“ofo”,这形状就像一辆自行车,又像一个人连接了两个区域。小黄车的梦想,就是让世界不再有陌生的角落。但梦想,到底还是梦想——伟大,但不一定成功。

墨鱼
博主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一个喜欢文字的人,一个流连书花诗酒的人,一个与寂寞为伍的苦行者。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