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投公司向上走,打造“内容+渠道”全产业链模式

2018年7月,国内院线老大、A股院线第一股 “万达电影”发布了并购万达影视的新方案,拟以116.19亿的价格收购万达影视96.83%的股份,交易完成后,万达电影业务范围将扩展至影视投资、制作、发行、放映及及网络游戏运营、发行等各个环节。电影产业下游向上拓展、进行全产业链布局的决心展现无遗。

《媒介》杂志通过公开资料整理

不只是万达,还有横店影视、金逸影视、大地影院……,这些以电影放映为主营业务的影投公司,正在通过种种方式向产业链上游迈进,进军电影内容生产领域,试图打造“内容+渠道”的全产业链模式。

下游产业缘何往上走

众所周知,电影产业主要由上游的制作、中游的发行、下游的放映三大部分组成,按照当前电影市场的分账模式,影院和院线分别拿到电影净票房的50%和7%,很多影投公司都是同时拥有影院和院线的,这样就可以分到总票房57%的份额。近些年我国的电影院数量、银幕数、观影人次、票房总量等均呈现不断攀升态势,似乎只要电影院建起来就可以有丰厚而稳定的收入。那么,这些影投公司为什么还要参与到风险很大的电影内容生产环节呢?

影投公司之所以往上走,直接动力莫过于影院行业激烈竞争所导致的生存压力。近年来,电影票房的一路走高、影院对地产的拉动效应等因素,刺激了影院投资的热情。从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的数据对比来看,我国影院数量从6798个、8410个增长到10176个,年增幅分别为21.4%、23.7%、21.0%,银幕数量从31627块、41179增长到50776块,年增幅分别为34.1%、30.2%、23.3%,每年新增银幕近万块。

我国影院数量增长迅速

高涨的投资热情直接把我国送上了银幕数全球第一的位置。但是,观影人次却不可能持续高增长。2015年,我国观影人次12.56亿次,2016年仅增长了8.7%,为13.72亿次,2017年增幅上升至18.08%,为16.2亿次,这里面包含了《战狼2》的1.4亿人次。银幕太多,观众不够用,市场实际承载能力的提升与市场容量的扩大未能同步,直接的结果就是上座率的走低。三年间,上座率从17.4%、14.1%下降到13.3%,已经有部分影院连年亏损面临关门倒闭。

上座率下降的同时,还要伴随着不断上涨的影院租金成本、销售成本,影投公司的利润率出现下降也就不足为奇了。

果然,在2017年年报中,影投公司利润下滑或亏损屡见不鲜。这两年在三四线城市快速扩张的横店影视,受院线规模快速扩张的拖累,2015年至2017年毛利率持续下降,2015年28.74%,2016年26.71%,2017年23.98%,三年降低了5个百分点。老牌的电影院线公司——上海电影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电影放映业务竟然出现了亏损,亏损额为3623.14万元,毛利率-5.5%,要知道它旗下的联合院线市场占有率8.1%,排名可是全国第三。就连院线行业排名第一的万达电影,利润率也在持续走低,净利润率2015年为14.85%、2016年为12.2%、2017年为11.46%,三年间不断下行。

可见,基建对票房的拉动效应正在放缓,直接表现在单屏幕和单影院产出的下滑。2015-2017年的三年间,电影行业的单屏幕产出从139万元,111万元下降到103.2万元,单影院产出从679.7万元,591.4万元下降到549.5万元。甚至还可能出现基建投入越大,产出越小的现象。以耀莱影城为例,其2017年银幕数增速达到77.8%,而单屏幕则大幅下滑33%至141万元。警钟已经敲响,跑马圈地的时代正在结束,精耕细作的新时代正在到来。再不转变思路,影投公司的好日子就要结束了。

如何突破发展瓶颈?除了在影院本身做文章、提升服务水平之外,拓展产业链、向上游内容生产领域进军,就成为了诸多影投公司的心头好。万达电影拟116亿的大手笔收购万达影视,横店影视、金逸影视、大地院线、文投控股等公司,基本上都有关联的影业公司,他们的名字出现在了多部影片的出品方名单里,其中不乏票房大卖影片。

往上走,机遇与风险并存

放映的利率下滑,风险增大,此时,向上涉足发行和制作领域,多条腿走路,好处显而易见。

首先,能够获得更多的票房分成比例。当前,中国的电影票房分配的模式以分账为主,制片方/出品方、发行方、院线、影院几方按比例来分配,如果能够占据产业链中更多的角色,自然就可以切到更多的蛋糕,拓宽影投公司的收入来源。

其次,增大话语权,降低采购成本。如果只是放映的话,院线和影院对影片的选择权并不大,如果从源头的影片制作就开始投资的话,与片方和供应商谈判的时候,自然就有了更大的话语权,采购成本也可能更低。对于出品方和发行方来说,跟院线和影院捆绑在一起,也能够有效降低发行时的风险,自然是乐见其成的,毕竟像2016年《我不是潘金莲》和万达院线类似的矛盾谁也不想落到自己头上。

正是这种多元投资角色、多角色分账的模式,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电影发行过程中出现像电视剧和综艺节目那样恶意炒作、版权价格大幅攀升的现象。

另外,投资的影片如果票房大卖、影响力巨大的话,对于提升投资方的影响力、美誉度也有连带效应。很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北京文化”的知名度在《战狼2》和《我不是药神》大获成功之后得到来显著提升。

投资影片生产的好处显而易见,那从盈利的角度来看,这真的是一桩好生意吗?显然不是。影视内容这种特殊的文化产品的生产,充满了不确定性。不管多大牌的导演、演员,都有成为票房毒药的可能性。不管以前出品过多么成功的作品的制片公司,下一步作品都有可能失败。电影行业的特点就是高投入、高风险、高收益。为了对抗风险,全产业链投资就成为一个必然选择。

电影的全产业链投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就连电影行业老大的中影集团,也不敢说在每一块业务上都能实现很好的盈利,电影制作制片就是其利润表上的一个黑洞。

中影股份的主营业务包括四大块:影视制作制片、电影发行、电影放映和影视服务,真正做到了全产业链运作。该公司的财报中对各部分营收状况进行了详细的披露,这在影视行业的A股上市公司的中绝无仅有。作为整个电影行业的龙头老大,中影股份的营收数据有助于我们了解全行业的状况。

数据来源:中影股份公司公告,《媒介》杂志整理制图

对比2015-2017年三年的数据,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电影发行和放映业务一直是中影股份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二者加起来占到中影整个收入的80%左右,利润率也比较高,发行的毛利率在60%以上,放映和服务的毛利率在20%以上,而制作制片则收入比较少,2017年只有6.13亿,仅占中影股份89.98亿总收入的6.82%,利润甚至出现负数,2016年制作制片亏损高达1.13亿,毛利率为-16.94%,2017年有所好转,但也亏损了5703.14万元,毛利率为-9.30%。中影在制作制片方面的实力毋庸置疑,即使如此也没有能够在制作制片上赚到钱,反而是亏损的。连中影都如此,电影内容生产的风险可见一斑。

所以说,电影内容生产是一个机遇与风险并存的领域,对于这些出身院线和影院的影投公司来说,要进入制片行业,成为出品方,必须得找到合理的方式,不能贸然出击。

往上走的不同路径选择

鉴于电影制片行业高投入、高风险、高收益的特点,当前的电影出品基本上都是很多家一起联合出品,其中有人主投主控,有人只是跟投。对于影投公司来说,实力不同,选择的路径也不相同。实力雄厚、经验丰富者,如万达电影收购的万达影视,那就会有比较多主投主控的影片。而对于金逸、横店这样制片领域的新晋力量,则以参投为主

与那些以影院业务为主的影投公司不同,万达电影背后是实力雄厚的万达集团。万达投资电影全产业链的布局更长远,愿望更强烈,资源整合的能力也更强。2017年5月19日A股市场上的“万达院线”正式更名为“万达电影”,就是为把万达影视等上游资产整合进上市公司、变成电影全产业链公司做准备。

万达在电影全产业链上布局深远

万达影视成立于 2009 年,由万达集团出资 90%、万达电影出资10%成立。作为万达系布局影视产业上游的重要砝码,万达影视得到了万达集团的大力支持。经过近十年运营,目前万达影视已经成为我国电影制片领域的重要力量。2017年,万达影视所投资影片(包括主投和参投)的票房总计为158.44亿元,约占国内总票房的 28.34%。

万达影视虽然只有不到十年的历史,但已逐渐形成了自己在影片出品方面的独到经验。

万达影视作为制片上的新人,非常善于与人合作。它与业内众多知名导演、编剧、制片人、演员及多个影视工作室以及其他知名影视制作公司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尤其是在培养和投资新人方面更是眼光独到,看人非常准。

资料来源:万达电影公司公告

陈思诚就是跟万达电影合作的一个典型例子。2012年,陈思诚在筹备《北京爱情故事》的时候,以陈思诚个人工作室为基础,成立了上海骋亚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其背后最大的股东就是万达影视,持股60%,陈思诚个人持股30%。上海骋亚在《北京爱情故事》之后,推出了多部热门影片,包括《唐人街探案》系列。万达影视以投资陈思诚个人工作室的方式切入,与陈思诚一起成长,成为《唐人街探案》系列的主要投资者也就顺理成章了。两部《唐人街探案》累计票房超过40亿,而成本大约6.5亿,万达影视作为投资比例超过50%的主投主控方,自然也是大赚一笔。

除了陈思诚,同样出自新人导演的高票房影片《煎饼侠》《夏洛特烦恼》《滚蛋吧!肿瘤君》《十万个冷笑话》等背后都有万达影视的身影,有些是主投,有些是参投。2017年,万达影视还正式启动了菁英 +" 计划,为新人提供资源平台,进一步强化自己在培养新人方面的实力,一出出万达主导的新人导演养成记正在上演,万达除了赚钱之外,在制片方面的实力也在不断增强。

另外,万达影视也非常重视IP资源的储备和运营,尤其是对优秀IP的早期市场开发。为了抢占IP资源制高点,2017年6月,万达影视与腾讯互娱、阅文集团成立合资公司,联手打造运营超级IP,对以《斗破苍穹》为代表的大IP资源进行全产业链开发。强强联合下的雄厚IP资源,给万达影视的制片工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矿藏。

万达影视近十年积累,成长为影视制作领域的重要力量。此时,主打院线的上市公司万达电影,要去并购万达影视,目标一目了然,那就是打通产业链上下游,整合资源,实现影视全产业链布局,从而提升上市公司的实力。

除了自己养大的万达影视之外,万达集团旗下的电影制作军团还有实力更为雄厚的美国传奇影业公司,2016年1月万达以35亿美元(约合230亿人民币)把它收入囊中。虽然把传奇影业并入万达电影的重组方案被证监会否定了,但是传奇影业的存在,对于强化万达系的制作实力,无疑是加分项。此外,万达电影还投资了博纳影业、山影等优质的电影制作方,未来在电影制作方面的实力还将进一步强化,必将产出更多主投主控的影片。

并不是所有影投公司都有万达的实力去买买买,或者积累到足够深厚的制作力量。那么,做不到主投主控,又要想在制作市场分一杯羹、占得部分话语权,还可以选择参投的方式。这也是金逸、横店等公司进军制作市场的主要方式。对他们来说,参与影片制作只是投资行为,通过参与影片投资,达到分散风险、拓展收入来源的目的。

现在,大多数影片的联合出品方都有很多家,金逸影业和横店影业作为影片的出品方或联合出发方,在多部大热影片中都有出现,包括:《摆渡人》《西游伏妖》《羞羞的铁拳》《傲娇与偏见》《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等热门影片。

以2018年7月27日上映的《西虹市首富》为例,其联合出品方名单里出现了“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浙江横店影业有限公司,霍尔果斯金逸影业有限公司”的名字。作为参投者,这些公司的影院在排片上也比较给力。在上映1个月之后,金逸在北京仍然有5家影院在上映这部影片,排片最多。截止2018年8月25日,该片的累计票房已经达到24.48亿元。重大档期不缺席,同时获得一定回报,这个目标做到了。

金逸参与了《西虹市首富》的投资,排片量也很大

参投也是投资,既然是投资,就要选项目,既然选择就要有一定标准。以金逸影院为例,其副总裁李晓东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相比题材和内容,金逸更看重的是对团队的认可。“如果我的主投人和主控人,以及他的团队是我信任度非常高的,又通过了我们公司专业团队的筛选,这两方面因素加起来,就基本决定了我们是否会参与这次投资。但这其中,我更加看重的还是合作伙伴。”李晓东如是说。

参投当然话语权有限,那是否要自己主投主控呢?金逸的选择是先以跟投方式在电影圈里站稳脚跟,同时累积资源,慢慢寻找投资机会和突破口,机会不成熟不会冒进。这种战略选择比较稳健,比较能代表此类影投公司跨界玩制作的心声。

电影院的建设高潮还在神州大地上继续着,一拥而上的跑马圈地加速了电影放映端竞争压力,在已经压力很大的情况下,还有一大票不差钱的地产商在虎视眈眈,未来电影院面对的将是生死存亡之战。在还没有走到那一步之前,努力向产业链上游进发,突破成长天花板,对于影院投资公司来说,几乎是一条必由之路。能否真正走好这一步,真正实现内容和渠道的全方位掌控,对于这些电影内容生产行业的新军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墨鱼
博主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一个喜欢文字的人,一个流连书花诗酒的人,一个与寂寞为伍的苦行者。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